新華社北京6月18日新媒體專電 題:“變了味”的國學為何大行其道?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劉曉莉
  9歲女童在北京市順義區一國學班內學習遭遇虐待事件,讓人們再次重新審視“國學熱”。近年來,在國學越來越受追捧的同時,“偽國學”也大行其道,不光是一些不法分子打著學國學的旗號謀利,一些正規的國學班也良莠不齊,所傳授的內容陳腐落後,當國學遭遇“李鬼”,“變了味”的國學能走多遠?
  當國學遭遇“偽國學”
  近日,記者在北京八大處公園看到,幾十名小學生身著漢服,在一名老師的口令下做著各種動作,吸引了眾多游人的目光。近年來,國學逐漸升溫,《三字經》《弟子規》等一系列國學經典重新出現在人們面前。為了能夠讓孩子掌握中國傳統文化知識和禮儀,很多家長紛紛將孩子送進國學班。
  但在國學班就能學到真正的國學嗎?記者在採訪中發現,答案可能並不樂觀,很多也僅僅是學到皮毛,並沒有抓住國學的真正內涵,甚至還可能被誤導。
  北京市民秦女士有一個11歲的兒子。在孩子小時候,為了讓孩子能夠多掌握一些中國傳統文化,她去試聽了很多個國學班。秦女士坦言:“這些國學班都不盡如人意,比較理想的書籍和講座都很少。”
  她說:“感覺很多國學班都不是很用心地在講國學,很多連老師自己都不知所云,基本上都是照本宣科。不光在價值觀上很守舊,講的內容也比較陳腐,授課的方式和教學理念也很落後,一般都是就事論事,簡單粗糙,並沒有延伸和深入性引導。雖然國學啟蒙教育很重要,但總體感覺大部分國學班教師素質很低。”
  她舉例說,比如學習某首詩歌,老師只會講到詩歌內容,但不會講述詩人的生活經歷等詩歌以外的東西,但這些往往比詩歌本身更能夠給孩子啟發。她認為國學班之所以混亂,跟沒有優質的符合現代社會的國學教材有很大關係。
  一些國學典籍里陳腐的內容也受到家長的詬病。一位家長告訴記者,比如《弟子規》里宣揚了許多封建倫理,封建倫理是傳統文化的糟粕,“二十四孝”中的“埋兒奉母”“賣身葬父”等做法違背人性,這些內容早都脫離了現實,所宣揚的價值觀也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這樣的國學無異於“偽國學”。
  今天的國學講什麼?
  一些孩子家長向記者坦言,送孩子去學國學主要是為了讓孩子感受一下那種氛圍,但現在國學班所教授的內容實在不敢恭維。國學本來有助於提升孩子的素質,但現在的國學教育卻往往走偏,有的甚至成為“奴性”教育。
  每周六晚上,位於北京市大翔鳳衚衕的柳蔭書院會定期舉行“歷史文學選讀”專題講座,聽課的學生有40多個,從小學六年級到高二年級都有,大多來自於北京一些著名中小學。這些孩子大都有著相當好的外語基礎,但對中國古代文化不是很瞭解。
  書院負責人包慧群告訴記者,在自己的書院里,主要給學生普及的是中國曆史和一些古代文學作品。她認為國學是一個很大的概念,而傳統文化知識尤其是古代文學是一個很好的學習古代知識的切入口。
  長期從事古文編輯工作、熱衷於傳統文化研究的學者王哲認為,古代文史哲不分家,現在給學生講國學,讓學生瞭解傳統文化,一方面從古代歷史入手,另一方面從古代文學入手。當學生對於古代歷史和文化瞭解得多了,自然會對各種思想流派有自己的看法,對傳統文化的精髓有所認識。
  荒謬的“地攤國學”能走多遠?
  《現代漢語詞典》中將“國學”解釋為“我國傳統的學術文化,包括哲學、歷史學、考古學、文學、語言學等”,但國學概念本身還存在內涵不清、魚龍混雜的現象。
  評論人葉克飛認為,如今大眾所熱衷的國學,實則與知識體系無關,僅屬於延伸出的價值觀。一些所謂“國學”甚至是沉渣泛起,僅是某些人的謀利工具。那一茬茬冒出來的國學大師,還有各種成人國學班、兒童國學夏令營,都屬此類。教人讀讀《弟子規》就成了國學修行,實則是借孩子謀利的一門生意。
  這種廉價、荒謬的“地攤國學”已經引起人們的警惕。包括一些所謂的“國學大師”,也因為其所宣揚的東西偏離了正常的價值觀或者斷章取義一味盲從,或者一心只為謀取私利,引起了公眾的質疑。在某些語境下,國學與庸俗的成功學幾乎可以劃等號。
  王哲認為,真正的國學裡面精華的內容與現代社會並不相悖,只是國學里一些糟粕的內容應當被剔除,此外,“國學”一詞正在被別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要麼為某種目的服務,要麼用來掙錢,“地攤國學”勢必會被時間所淘汰。(完)
創作者介紹

phyllis

uu77uuvy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