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薩大師在馬場教學
  培訓班學員合影
  原標題:騎射古法從匈牙利卷土重來試水中國長三角
  國際在線報道(記者 趙靜):齊名於加拿大金斯頓千島湖的中國的千島湖位於浙江省杭州市淳安縣境內,它是全世界島嶼數量最多的一個湖,大大小小的湖中島有1078個。
  即便它是一個因築壩蓄水而成型的人工湖,但是它的湖景和環湖的秀麗風光依然為它贏得了滿滿的贊譽和絡繹不絕的慕名游客。
  進賢灣馬術公園正坐落於千島湖的北岸,是長三角一帶的第一家馬術主題公園。從平坦的馬場上無需遠眺,滿載入眼的便是千島湖的山色與湖光。人們騎在馬背上,沿著馬道閑散漫步,人與馬與周遭的大自然便又形成一幅風光畫捲。
  人共馬的運動可以追溯至公元前680年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上的馬車比賽。現代的馬術運動興始於歐洲,正式列為奧運比賽項目是在1900年的巴黎奧運會上。在中國的歷史長河中,在戰亂紛爭的滾滾沙場上,人與馬有過一段共生死同存亡的悠久過往。正如中國馬術網總編,中國馬友聯盟創始人烏扎拉先生所言:“人類進化的兩百萬年也是人類對於馬征服與改造的兩百萬年。”據烏扎拉先生介紹,在當下中國,馬術產業正處於新興的朝陽發展階段。“中國現在是世界第二大養馬國,擁有670萬匹馬,僅次於美國。中國各大城市現在有500多家馬術俱樂部,同時有將近50萬馬術愛好者,每年有幾百場各類的馬術賽事活動。根據國家進出口檢驗檢疫的數據,目前中國每年從世界各地進口馬匹至少2000多匹,這方面的產值有幾十個億,所以是一個欣欣向榮的產業。”
  然而,在匈牙利騎射大師卡薩的心裡卻藏有一個小小的遺憾,那就是人騎在馬背上奔馳,同時搭弓射箭,這項源自中原的傳統技藝,在中國卻因為現代化的發展被丟失了。所幸,騎射在匈牙利被很好地傳承了下來。“我們匈牙利人在西方生活了有1100年,但是我們是從中國的長城腳下出發來到這裡的,所以在我們的文化中騎射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在歐洲的文化中是沒有騎射的,歐洲人在歷史上並不騎射,只有匈牙利人懂騎射,而匈牙利人是從東方過來的。”
  在世界騎射領域被譽為精神領袖的卡薩大師是這一古老技法的傳承者。他常年致力於傳承和推廣這一幾近失傳的古老技法,培養來自世界各地的騎射愛好者,是匈牙利當代的民族英雄。他說匈牙利民族是來自東方的民族,騎射同樣是源自東方的傳統技藝,他希望通過自己的幫助讓這個在中華大地上失傳的技藝重新回家。 “在中國我看到騎射有著極大的發展前景,因為它也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在中國人的歷史中,騎射曾是很重要的部分,所以我很希望中國人能再找回這一民族傳統,也對它能有更廣泛的瞭解。我教過很多中國學生,我來過很多次中國。對於中國來說,建一個騎射基地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我也非常願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
  臨近年終的初冬時節,進賢灣馬術公園專門策劃、組織了一次馬術及騎射的培訓課程,並邀請到了卡薩大師來親自授課。
  在來自全國各地的三十多位學員和愛好者中,李珍是罕有的女學員之一。
  2009年開始學習射箭之後,李珍成為一名弓友愛好者,後來在射箭的圈子裡看到有人騎在馬上射箭,她又開始神往可以騎射的颯爽英姿。“一開始接觸(騎射)的時候我就是很好奇,玩上了之後覺得有一點挑戰性,就想繼續從事下去。還是比較難的,一個是力量,一個是協調性,包括心理,即便是大量的練習也不能保證每隻箭都射在一個地方。這次國際的騎射大師過來授課,我們也從中收穫很多。”
  李珍的計劃是目前階段先分開練習騎馬和射箭,等都練習得較好時再相結合。她希望到那時能有機會去匈牙利卡薩大師的騎射學校得到深造和進一步的提高。
  相比於李珍,從事平面設計工作的伊文陽則幸運許多。12年夏季他受卡薩老師邀請赴匈牙利參加了為期一周的培訓,之後跟隨老師去約旦參加了國際騎射大賽。騎射對於他已經上升至精神層面。“我理解到的騎射精神,它需要精神非常平靜,人很勇敢,但是心裡非常寧靜,要在短暫的一瞬間非常迅速地做決定,這對於生活有很大的啟發作用,尤其是當一個人面對社會有無數的誘惑、無數的選擇的時候,騎射的精神會影響一個人應該如何去做判斷,這個是對我影響比較大的。”
  對於騎射的技法,伊文陽補充道:“中國的古書當中講到應該向前射箭,向側面,向後射箭,這跟古代戰爭里的要求是一樣的,而在匈牙利騎射當中就是要求這樣做的。”
  烏扎拉稱此為“反向傳播”。他說:中國人丟失了很多自己原本的、古老的、祖先的東西,比如“君子六藝”中的騎馬射箭,現在我們需要接受“反向傳播”。 “反向傳播,就是以前他們帶走的,學會的,現在我們重新把它學回來。找回我們中國人應有的馬背上的歷史文化傳統,讓更多的人通過學會騎馬,學會射箭,學會穿我們祖先的服裝,懂得我們古代的禮儀,從而讓大家傳承這樣一項強身健體的技術,也是傳承我們古老的中華文明和文化。”
  而進賢灣馬術公園看中的也正是這一點與這個市場。開發進賢灣馬術公園的杭州華聯千島湖創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倪蘇俏介紹說,在千島湖開辦馬術公園是公司在整個長三角地帶經過一番調研後所做的決定。“我們覺得(這個市場)還是有潛力的。馬術這個行業在整個業內(雖然)沒有高爾夫的愛好者那麼廣泛,但是馬術(愛好者)逐年在增加。馬術這個活動也是一個文化的傳承,也是一個很好的旅游、休閑、度假的配套,所以我們覺得可以嘗試往這方面走一走。”
  結合馬術自身的特性以及馬術公園所處的環境與位置,倪蘇俏總經理希望這個公園除了為高端、專業的群體提供服務之外,也面向所有慕名來到千島湖旅游景區的普通游客,無論他們之前是否知道、瞭解馬術,也可以通過馬術公園搭建的平臺,開始他們第一次與馬的接觸和對馬的認知與喜愛。“我們希望受眾人群可以更廣泛,要有一個大眾的,中端、中層的消費讓大家能夠進來,而不是把他們拒之門外。馬術雖然在歐洲是一個貴族運動,但是在中國可以讓尋常百姓去認知和喜愛。(這裡)那麼好的環境,它的發展空間是很大的,不需要盯住一部分高端人群,我們可以做更多馬術活動的探索,包括這次的騎射(活動)其實也是。”
  卡薩大師也希望他所傳承的騎射的技法能在實質上回歸故里,回來中國落地。這次來到進賢灣馬術公園教學、培訓,他希望這隻是開始的第一步。“我很確定的一點是我們一定會維繫這個合作關係。如果這裡的賽場建好了,也有了國際裁判,這裡將可以承辦國際比賽,或者作為世界系列賽事中的一個分賽場。那時候在這裡參賽的選手都將被記錄在史冊,這將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這裡非常漂亮,場地也非常好,賽道暫時還沒有,希望賽道的建成會成為雙方合作的一個成果。”
  古希腊人認為馬是海神波塞東的影子,是神恩賜給人間的禮物。電影《馬語者》的風靡啟迪人們再次去思考人類與馬的關係。烏扎拉說,作為動物,馬具備了很多優良的特性,比如忠實,比如奮蹄揚鞭一往無前的精神,所以與馬的交往也是人與馬彼此感染的過程,人把馬當成朋友,馬也把人當成朋友,是內在的精神的交流。
  倪蘇俏總經理說她是在運營馬術公園後才開始學習騎馬的,她說騎馬對健康非常有益,特別是對女性而言是一種調理性的運動,應該當成愛好去培養。“為什麼我個人挺喜歡這個項目,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健康無污染,接近大自然的一種方式。我也很喜歡這邊的風景。”
創作者介紹

phyllis

uu77uuvyq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